裁判看台|赖勇辉:自信的军人,创新的裁判

来源: 乒乓世界 2019-05-06 15:00:57 0 人参与
赖勇辉在国外考过口语的首位中国裁判。

赖勇辉乒乓球国际裁判长、国际级裁判

2009年,在日本横滨举行的第50届世乒赛男双1/4决赛中,日本选手岸川圣也/水谷隼对阵新加坡组合高宁/杨子,大分3比2领先的东道主在第六局以8:9落后,此时他们的一个回球出界让比分变成了8:10,也让新加坡选手拿到局点,有望扭转落后局面。然而,日本选手认为这是一个擦边球,己方应该得分,岸川圣也立刻向作出没有擦边判决的副裁判赖勇辉提出质疑,比赛场地上方的大屏幕也开始不停地回放这个争议球飞跃端线的瞬间,但是对自己判断坚信不疑的赖勇辉目不斜视,拒绝看头顶的大屏幕,并在香港主裁判询问时坚持自己的原则。

当时中央电视台正在直播这场比赛,中国裁判员赖勇辉的坚持给电视机前的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他回忆说:“这件事有点意思,本来当时的裁判长安排我做另外一场双打比赛的主裁判,到了赛场后,竞赛经理迪迪尔见到我,又看了看裁判出场名单,他告诉裁判长将我调整到这场球的副裁判。迪迪尔和我是老朋友,他知道我擅长的工作不在临场方面,所以向裁判长建议将我调整为副裁判,没有想到这一调,倒让我一战成名了。”

让电脑服务乒乓球抽签与编排

生在广东,长在湖南的赖勇辉在上世纪70年代上小学的时候,可供选择的课余体育运动比较少,但是,如果学生们选择打乒乓球,学校就会为学生们提供球板,这种情况在当时确实比较少见。赖勇辉到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那时候能用红双喜牌的球拍打球,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就这样,赖勇辉和一批学生一起选择了打乒乓球,平时训练中大家会经常比赛,不上场的人负责计分,赖勇辉说:“那时候不懂任何乒乓球比赛规则,大家只是按照共同认可的方式记录成绩,这是我对裁判的最初印象。”

之后读中学、读大学期间,打乒乓球一直是赖勇辉坚持的运动,在解放军理工大学期间,赖勇辉还获得过理工大学的团体冠军。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广州的解放军体育学院,工作三年后考到长沙国防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读研期间,他参加校内比赛还获得过团体冠军。“我打球就是爱好,水平无法和专业队的比,2005年上海世乒赛筹备期间,我和现任乒羽中心的张晓蓬副主任还有全国大学生乒协副秘书长刘文珂一起打球,张晓蓬笑着说我是全民健身的水平。”

研究生毕业后,赖勇辉回到广州军体院,工作中结识了同事张桦老师,张老师是乒乓球裁判界的精英(曾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乒乓球项目裁判长)。当时学校准备搞一些学科交叉的科研课题,张桦就和赖勇辉商量,乒乓球比赛抽签编排一直是人工完成,这个过程比较繁琐,能不能借助计算机将工作效率提高。

1990年3月电脑编排系统课题在学校初步达成开发意向,张桦交给赖勇辉一本程嘉炎老师撰写的《球类竞赛法》一书,让他自己研究,这对当时还是比赛编排门外汉的赖勇辉来说是一个难题。5月,张桦带赖勇辉前往当时在陕西西安举办的北京亚运会国际裁判学习班与时任乒乓球处处长的程嘉炎老师见面交流后(实际是接受程处长的面试),双方达成一定共识,赖勇辉带着任务回到广州开始研发,经过两个月的努力,第一款抽签软件的雏形出来了,程嘉炎6月到广州参加公务活动,顺道检查这个系统并希望它能在亚运会乒乓球比赛中使用。7月,赖勇辉与研发团队一行四人前往北京,住到工人体育场看台下面的宾馆中,“这个项目当时还没有正式立项,对外不敢宣传,国家体委(现在的国家体育总局)也没有经费,所有费用基本上都是我们学院出。我们当时住的工体宾馆,四个人睡在两张床上,条件很艰苦。开发软件需要电脑,而当时电脑还是很稀有的东西,一般单位都没有,我们就想办法从兄弟单位借。决定使用这套系统进行正式抽签后,在抽签前一天例行检查中,突然发现软件有个小问题,我查了整整一个通宵总算解决了。”

亚运会乒乓球比赛正式抽签使用赖勇辉团队开发的系统非常成功,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这也是世界大赛上首次使用电脑抽签。之后在1991年北京和1992年成都举办的中国大奖赛,用的都是这套系统,时任国际乒联主席的荻村伊智朗对这套系统也是非常认可。

抽签可以用电脑系统解决了,但是抽签完成后,后期的编排工作还得由人工完成,工作量不仅大,而且容易出错。基于这种困境,赖勇辉又琢磨着是否可以将抽签和编排结合起来,于是在1995年底,电脑抽签系统正式立项,赖勇辉开发的编排系统也与抽签结合到了一起。

1996年,在国家体育总局乒乓球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姚振绪的支持下,广州举办了全国首次电脑抽签编排学习班。从此以后,电脑编排在全国正式推广,这套抽签编排系统推出后获奖无数,包括国家体育总局科技进步三等奖与解放军科技进步三等奖。1996年这套系统正式应用于新加坡第13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后来,赖勇辉与张桦老师合作编写了《乒乓球竞赛电脑编排指南》一书。2000年前后,赖勇辉应日本乒协邀请先后两次前往东京和大阪给日本裁判员讲课,介绍电脑抽签编排系统的使用。

在国外考过口语的首位中国裁判

2008年,赖勇辉被北京奥组委聘任为技术部成绩系统处乒乓球成绩经理。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规定,每场比赛的成绩必须在裁判长签名确认后的一分钟之内对外发布,5分钟内必须传到采访媒体的手上。顶着如此大的压力,赖勇辉坚守在工作岗位,出色地完成了所有任务,这得益于他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走过来的裁判之路。

1997年,赖勇辉在山东济南考取了国家级裁判,这次考试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我们军体院同去的还有南宁,看到有的考生特别紧张害怕自己考不好,我和南宁就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可能和军人性格有关系吧,我们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考试合格应该没问题。”

2002年,赖勇辉在北京通过国际级裁判考试;2003年,他开始参加蓝牌考试,不过这次他遇到了坎坷。虽然通过了理论考试,但在临场考试中,由于他一直想快点通过,反而一直达不到合格要求,直到2006年放下包袱不去想考试结果时,赖勇辉才在德国不来梅世乒赛上通过全部临场考试。2007年,赖勇辉到萨格勒布ITTF的全体会员大会汇报2008年广州世乒赛的筹备工作,期间遇到蓝牌考官问是不是能参加口语考试,当时他没任何准备,就想既然来了,有机会考就考吧,结果他很顺利地通过了,“我是中国第二个通过蓝牌考试的裁判员,也是第一个在国外通过口语考试的中国裁判。”

2011年赖勇辉在新加坡参加国际裁判长培训,这次考试国际乒联做出了新的改革,赖勇辉到了新加坡才了解到考试形式和内容与往届完全不同,以往是以笔试形式为主,这届更像国内的考试,先是大量的规则理论和抽签编排题,后面还有口语考试。形式虽然变了,但赖勇辉并不担心,规则理论题对于他来说难度不大,抽签编排的题更是不在话下,口语考试因为有在奥组委工作的基础也没遇到障碍,最终也顺利通过了。

军人出身的赖勇辉只要出现在赛场上,不管担任裁判长还是裁判员,他都会关注比赛中和裁判有关的事,尤其是在出现争议时,他特别注意观察裁判员及裁判长的处理细节,并把这些典型的案例记录下来,回去后进行分析,看处理是否合理。经过长期的积累,赖勇辉逐步完善了自己对规则的认识理解。对于比赛规则的条款,赖勇辉认为:“需要从规则源头去摸索,死记硬背固然记得住,但对规则的认识理解帮助不大。尤其对于培训乒乓球裁判的讲师来说,更应该做到讲课详实生动,不能照本宣科,如果只是读一遍规则的话,可能对培训学员没什么帮助。另外我信奉: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所以经常在裁判员微信群或QQ群中提出问题,而后和大家讨论问题,引导大家一起学习规则,这样对自己、对大家都有提高。”

选自2019《乒乓世界》第5期

爱乒客用户规范:抵制辱骂

千元稿费等你拿,爱乒客投稿通道:tougao@aipingke.com

球众投票

马龙张继科退役后,谁将是下一个大魔王?

马龙、张继科无疑是目前男子乒坛的王者,那么马龙、张继科退役后,谁将是下一个大魔王?新一代运动员中谁最有潜质?
5%
8%
86%
Check if any website is blocked in China